江夏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公示信息 >

小鸣单车公关人员:90%押金已退 线上线下仍正常运作

更新时间:2017-11-29 11:41    浏览量: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陈鹏丽 董青枝 每日经济新闻实习编辑 任芷霓

  近日,小鸣单车的员工向媒体公开爆料称,小鸣单车出现经营危机。而小鸣单车内部人士11月27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小鸣单车在全国范围内,线上系统、线下运营都仍然正常运作。小鸣单车90%以上的押金已经退还。

  小鸣单车员工同时称,公司的钱大多被原法定代表人邓永豪挪用支付供应链,小鸣单车的所有单车均由凯路仕生产,小鸣单车买单,没有任何招投标,没有验收程序,纯属内部关联交易。邓永豪则对此通过媒体公开回应称,上述说法“严重失实”。

  不过,多个信息源均指出,凯路仕有参与到小鸣单车的加工制造环节的痕迹。

  称90%押金已退回

  事实上,小鸣单车这次爆出的员工欠薪并非偶然。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曾对澎湃新闻透露,“最近也是运气不大好,本来还陆陆续续有小的投资进来,但是酷骑、小蓝倒下,造成的挤兑非常严重,也给整个(行业的)资金带来非常大的压力。”

  小鸣单车爆出资金链紧张后,市场最大的疑问仍然是:押金去哪儿了。

  记者了解到,今年10月底,有小鸣单车的员工向媒体爆料,小鸣目前欠用户的押金大概在5000万元左右,以每个用户199元押金粗略计算,涉及的欠款用户大概在25万人左右。

  对于小鸣单车押金的疑问,11月28日,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对此向记者表示,小鸣单车注册用户数量最高达600多万,90%以上已经完成了退款。但小鸣单车公关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注册用户只剩几十万”。

  公关人员还称,“深圳,包括全国范围内,目前为止我们公司还在正常运作,包括线下的运营、线上的系统也在正常运作的。”

  “小鸣目前还在正常运行,电子围栏得到政府认可,可能会有进一步发展机会。”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也如是告诉记者。

  2016年9月,小鸣单车公布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该笔投资系由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领投。邓永豪随后成为小鸣单车的法定代表人。

  工商资料显示,小鸣单车今年8月份完成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和股权的工商变更。变更后,小鸣单车(即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广州梦融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融投资),持股比例为78.98%。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从邓永豪变更至关斌,执行董事兼经理也变更为关斌。

  记者11月25日、11月28日两次前往梦融投资的注册地址——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学大道97号1201房,但多次按门铃却无人回应。由于是木质门,记者也无法观察办公室内的环境。

  不过,奇怪的是,记者从科学大道97号的公寓物业管理处了解到,1201号方的业主登记信息为广州星海爱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海爱乐),并非梦融投资。

  工商资料显示,星海爱乐的注册地址是:广州市萝岗区科学大道97号1201房,与梦融投资一致。记者随后也多次尝试与梦融投资及关斌取得联系,但无果。

  小鸣单车的公关人员向记者确认,目前公司的大股东是梦融投资,但至于关斌是否实际参与公司运营,他表示“不清楚”。

  对与凯路仕关系各执一词

  在小鸣公司爆出拖欠员工薪酬之后,邓永豪曾对于员工所称挪用小鸣单车钱支付供应链回应,“凯路仕的战略跟阿迪达斯类似,产品都是外包海外生产,目前制造基地主要在柬埔寨和葡萄牙,国内没有生产基地,怎么去帮助小鸣单车生产?而且凯路仕主要做铝合金、碳纤维的高端产品,售价基本在1000元以上,小鸣单车的售价,一般是几百元。实际上,小鸣单车有好几家供应商,但都跟凯路仕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1月25日走访小鸣单车深圳办公室时,却在现场发现多箱未拆封的零配件产品。产品包装箱上客户栏清楚地写着“凯路仕”。其中一箱是30套的内涨随动闸,生产厂家是泰州友星。

  记者11月27日与泰州市友星交通器材有限公司取得联系,相关工作人员也向记者确认,公司通过凯路仕与小鸣单车有合作,供应的货品就是内涨随动闸。“现在没有合作了,也没有拖欠(我们的)款项。”该名工作人员不愿与记者多谈,匆匆挂掉了电话。

  关于这点,小鸣单车公关人员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单车本身确实是跟凯路仕是有合作的,由他们加工完成的。”

  小鸣单车前员工李德(化名)11月24日告诉记者,他还在小鸣单车时,凯路仕负责小鸣的单车制造、修车零配件供应,长途短途干线运输物流运费,还有给汕头城市加盟商卖小鸣单车(城市外包)。“凯路仕就是小鸣的实际控制者。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没有财务自主权的,所有的财务都是用的凯路仕,一切打款都是要经手凯路仕。”

  李德还向记者反映,他离开小鸣单车后进入广州宅急送快运有限公司,并与小鸣方面签署过合作合同,为小鸣提供物流服务,“但目前还没收到运费回款,我现在也很苦恼。”不过,记者了解到,李德所提的物流合作金额仅几万元。

  此前邓永豪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其本人参与小鸣单车的主要工作是协助小鸣单车产品定位,供应链整合并且协助制定经营战略。

  然而记者注意到,即使邓永豪声称6月份就退出小鸣单车,但无论是员工欠薪,抑或是供应商,都仍在向凯路仕要钱。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曾多次与邓永豪联系,但其回复记者称,“这个(欠款)跟凯路仕没有关系,(对)小鸣的投资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不方便接受采访,小鸣的情况也不清楚。”

  小鸣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小鸣和凯路仕没有关系,财务相互独立。”

  11月28日凯路仕(430759,OC)也发布关于媒体不实报道的澄清公告。凯路仕称,有部分媒体刊登了《小鸣单车员工爆料:CEO离职,押金被挪用,实际控制人失联》等文章。经核实,针对涉及本公司的传闻事项作澄清说明,本公司关联交易情况以本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网站公开披露的公告为准。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在2015年、2016年不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上一篇:关税下调 哪些进口商品影响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