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夏教育信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在这两座有俄罗斯渊源的城市,你能看到欧洲内部的鸿沟

更新时间:2017-11-12 11:18    浏览量: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原标题:在这两座拥有俄罗斯渊源的城市,你能看到欧洲内部的鸿沟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www.qd

原标题:在这两座拥有俄罗斯渊源的城市,你能看到欧洲内部的鸿沟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俄罗斯伊万哥罗德电— 将俄罗斯城镇伊万哥罗德(Ivangorod)和它的爱沙尼亚邻居纳尔瓦(Narva)分开的,除了一条狭窄的河流之外,还有巨大的文化鸿沟。

有一个事例可以更好地验证这一点:为了促进跨境和谐与旅游业,欧盟曾决定拨款给这两个说俄语的城镇,让它们沿着河流修建漫步长廊。

纳尔瓦修建的步道长度是伊万哥罗德的8 倍,得到了大约83 万美元,而伊万哥罗德则收到了将近120 万美元。

为什么差这么多呢?伊万哥罗德官员称,这是因为当地地形复杂。纳尔瓦官员则认为是制度问题,也可能存在腐败。

曾经长期担任纳尔瓦俄文报纸《纳尔瓦报》(Narvskaya Gazeta)编辑的谢尔盖·斯捷潘诺夫(Sergei Stepanov)说:那边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如果走过中间的那座桥,你会立刻感觉到两个城市的差异。道路、政府机构和思维方式都不一样。

斯韦特兰娜·瓦利什维利在俄罗斯伊万哥罗德的堡垒里,她多年来一直试图邀请外国人参观并投资自己的家乡,但却因为入境限制而备受挫折。

他说,伊万哥罗德修的步道短,但却得到更多经费很有可能是因为腐败。

伊万哥罗德市长维克多·卡尔潘科(Viktor Karpenko)曾是俄罗斯国内安全机构联邦安全局(F.S.B.)的官员,他认为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是俄罗斯这边复杂的地形和法律限制,而非腐败。

卡尔潘科说:在我们这边,什么事都比对面复杂得多。

纳尔瓦人口大约6 万,是伊万哥罗德的五倍。因此纳尔瓦有更多更好的服务设施,比如现代医院、游泳池、商场、新大学,以及覆盖城镇很多地方的免费Wi-Fi。

这些便利设施伊万哥罗德都没有,不过这个俄罗斯城镇正在修建一个市民游泳池。这里的人均收入大约500 美元,仅为纳尔瓦的一半。养老金的差距就更大了。

在纳尔瓦教学生下国际象棋的俄罗斯裔居民列昂尼德·佩莱斯夫(Leonid Pelesev)说,他很多俄罗斯裔同伴都收看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而且在心理层面支持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V. Putin)推动的强权民族主义。但是他也承认,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没有谁真的想在俄罗斯生活。

列昂尼德·佩莱斯夫在纳尔瓦青少年中心教学生下国际象棋,这里为棋手准备了3 个供暖充足的房间。河对岸伊万哥罗德的象棋爱好者们则只能待在寒冷的小房间里。

他说:我们都是俄罗斯人,但是我们意识形态不同,我们习惯过欧洲的生活。

他在纳尔瓦青少年中心教国际象棋,那里为棋手准备了3 个供暖充足的房间。在河对岸的伊万哥罗德,国际象棋爱好者们(大部分是退休老人)每周三会聚集在一个体育场馆里寒冷的小房间里,参加由苏联退伍老兵协会组织的国际象棋课。

伊万哥罗德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就在几年前,这个城市看上去破败不堪,而且没有热水和污水处理系统。现在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但是后来,俄罗斯因为能源价格下跌削减财政预算,伊万哥罗德得到的财政拨款大幅度减少。

除了一座建于1492 年的堡垒,伊万哥罗德最著名的景点就是新近翻新的圣三一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Trinity),这是一个位于湖畔的尖塔和圆屋顶群。它在苏联时期遭到毁坏,后来俄罗斯国营铁路公司出巨资进行了翻新。

这座教堂、堡垒和众多博物馆,让伊万哥罗德成为了游客眼里迷人的旅游目的地。但是游览这些景点却非易事:俄罗斯的法律和安全机构禁止所有游客进入伊万哥罗德——除非你下定决心非去不可。

购物者站在伊万哥罗德一个商店门外。苏联解体之后,这个城镇和纳尔瓦一样都经历了经济困难。

所有居住在边境地区外的俄罗斯公民和想要参观的外国人都需要提交一份俄文申请并且获得联邦安全局(前身就是苏联时期的克格勃)列宁格勒地区分支机构的许可。《纽约时报》的记者提交了两份申请、等了四个月,才获得在伊万哥罗德停留的许可证。

伊万哥罗德唯一一份报纸的编辑斯韦特兰娜·瓦利什维利(Svetlana Valishvili)是学校老师,同时运营着一家帮助小企业的机构。她说,多年来自己一直试图邀请外国人参观并投资自己的家乡,但却因为入境限制而备受挫折。

伊万哥罗德市长卡尔潘科承认,将这个城镇划定为边境禁区无法帮助我们发展旅游业。这让伊万哥罗德在和纳尔瓦竞争时明显处于劣势,纳尔瓦也有堡垒和博物馆,但是它对爱沙尼亚居民和外国游客开放。

官僚主义和其它错综复杂的情况也阻碍了伊万哥罗德和纳尔瓦之间人行桥的重建和期待已久的开放。这座桥自从1991 年苏联解体开始就一直处于关闭状态,将一个城市分裂成了两个国家的两个城市。

这条人行道对复兴伊万哥罗德一片堆满19 世纪建筑废墟的荒地至关重要,按照计划去年其实就应该开放了。然而一家承包在俄罗斯这侧修建海关大楼的俄罗斯国营企业没能如期完成工程。

纳尔瓦修建的步道,为此纳尔瓦获得拨款83 万美元。伊万哥罗德从欧盟那儿得到将近120 万美元,修了一条短得多的步道。

其它帮助伊万哥罗德增加收入的计划也同样陷入困境。比如,欧盟曾打算资助建立伊万哥罗德到纳尔瓦的穿梭巴士服务,不过,俄罗斯方面要求花400 多万美元修建一个公交车站,而收入更高、建筑材料更贵的纳尔瓦只要100 万美元用来修建公交站台。这个项目最终就被搁置了。

俄罗斯难以控制财政预算和工作计划,这就造成了伊万哥罗德和纳尔瓦之间最大或者最显而易见的差距,那就是基础设施的状况。

在爱沙尼亚这边,街道非常干净且修缮完好。伊万哥罗德的街道则坑坑洼洼,到了秋天,到处都是落叶和碎片。两个城市都存在很多丑陋的苏联时期的楼房,但是伊万哥罗德的建筑展现的是年代感,而纳尔瓦的楼房已经改头换面,地面上的杂草和垃圾已经被清理了。

尽管在苏联解体之后,这两个被分开的城市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是当苏联时期的工厂倒闭,它们都遭遇了经济困难。纳尔瓦的一家大型纺织厂裁掉了超过一万名职工,而伊万哥罗德的一家印刷机器厂和其它制造厂也都倒闭了。

公众的不满情绪愈演愈烈,因此出现了一些要求河流两岸重新划分边界、从而让两座城市再次合并的声音。伊万哥罗德地方议会的反对派人士尤里·戈尔代夫(Yuri Gordeyev)曾经为请求爱沙尼亚合并这座俄罗斯城市的请愿书收集签名。

伊万哥罗德曾经的一片工厂区。一些人要求重新划定边界,与爱沙尼亚的纳尔瓦重新合并。

随着戈尔代夫2012 年死于心脏病、伊万哥罗德一度强势的地方政府屈从于效忠普京的新时代,这个自鲍里斯·N·叶利钦(Boris N. Yeltsin)执政的1990 年代后期发起的运动宣告失败。

到了2014 年,当俄罗斯攫取了克里米亚、并煽动东乌克兰地区分裂主义动荡的时候,西方国家普遍担忧纳尔瓦可能成为俄罗斯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的牺牲品——俄罗斯士兵和秘密特工通过假扮成当地活动家的方式开展分裂破坏活动——就像当初的乌克兰一样。

纳尔瓦市长塔尔莫·塔米斯特(Tarmo Tammiste)回忆道,自己出国旅行时,经常被问到下一个受害者会不会是纳尔瓦。

纳尔瓦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以后也绝对不会,他说,这里的俄裔居民不会想回到母国。

一些人会穿越国境线建立自己的新家,但是大部分都是购买爱沙尼亚房产的俄罗斯公民——他们可能是为了投资、为了得到纳尔瓦更好的医疗保障,以及欧盟为成员国提供的安全保障。

纳尔瓦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负责人亚历山大·博根斯(Aleksandr Bogens)说,位于波罗的海海滨的纳尔瓦-约埃苏地区(Narva-Joesuu)大约有一半的房产交易与俄罗斯买家有关。

在纳尔瓦,即使是忠诚的俄罗斯爱国者都承认:即便他们支持普京,并且对在他们眼中实则是歧视俄裔的爱沙尼亚公民法感到愤怒,他们并不想搬到对岸的伊万哥罗德。

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Vladimir Petrov)俄罗斯公民联盟(Union of Russian Citizens)的领导人,这是一个代表纳尔瓦俄裔居民的游说团体。他以嘲笑的口吻说道:那边甚至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城镇,只是一两条道路围起来的一片地方,生活在纳尔瓦当然比伊万哥罗德好。

翻译:熊猫译社孙泰明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凤凰号